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內在旅程 > 一對一 >

生命的碼頭~『我做得不夠好』

時間:2007-09-19 10:52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是的,我知道在我心中一定有一個『鬼』,一定是在某個時候它就住進來了,而且它不停的吃著我餵食它的害怕與恐懼,它長得好大了。也許我可以選擇逼自己去適應新工作,每天都告訴及欺
  

IMG_1069

    新工作一開始的適應就呈現很不良的狀況,第一週教育訓練,第二週拜訪客戶進行交接,開始有著不適應的壓力了,“拜訪客戶”這是過去我的工作中從不需要的,我不知道要穿甚麼樣的衣服、鞋子甚至是包包。我知道要穿正式點這樣才會有專業的形象,但是內心卻又排斥著這樣唬人的形象,那根本就不是我阿。而且我也不喜歡那樣的服裝,迫於無奈我添購了一些行頭,只是心中卻一點都不認同。那個時候還是繼續在調整適應中。


     第三週的一開始完全不想上班了,因為要開始面對客戶,而我對自己在回覆客戶的問題上是那樣的沒有自信,我對於系統還是有著很多的不瞭解。同事們都以過來經驗告訴我,接客戶電話會讓你進步很快,不要怕,我們會支援你的,你先試著記下客戶的問題,在問我們。我只有點點頭,望著那電話,心裡總是不停的祈禱千萬不要響阿。那電話一響我心中總是一驚,趕緊向同事求救,請他們幫我接電話。看著那充滿恐懼與害怕的自己,心中問著自己:妳到底在怕甚麼?

 

     是的,我知道在我心中一定有一個‘鬼’,一定是在某個時候它就住進來了,而且它不停的吃著我餵食它的害怕與恐懼,它長得好大了。也許我可以選擇逼自己去適應新工作,每天都告訴及欺騙自己:會越來越好的。或許我真的會慢慢適應這份工作,就會遺忘它了,只是它又被這次的恐懼與害怕給養大一點點,直到下次我又碰到恐懼、害怕,它就又會出現。雖然周遭的朋友不停跟我說:你會越來越好的。但是我告訴自己:這次就好好來看這個‘鬼’是甚麼吧!當時師父正在馬爾地夫渡假,想要求救也是遙遠海的那邊,只能不停的要自己先撐住,不可以被它打敗。

 

     工作第四週後,師父回國了,我也對工作慢慢摸索出方向與方法,雖然心情常是起起伏伏,總的來講還是遲緩的往上進步,心中猶豫著要不要與師父約一對一,而師父也問我了我還要看嗎?牙一咬,點點頭,就試試看吧!約了時間。

     在約定的前一天做了個被師父罵的夢,還被他趕出門去。當時是覺得奇怪,接著問自己:妳做錯了甚麼?

     約定的當天早上,在去上班的路上突然發生胃痛,心裡有點小驚嚇:我在緊張嗎?我的身體看來比我的情緒還敏感了。

     在公館的IS Cóffêê點了飲料,坐下來我們先隨便亂聊一下,剛吃完晚餐,我的情緒有些莫名的Hígh,應該是焦慮的吧!反正就腦中想到甚麼就亂說些公司的事情,同事對我的看法,我對自己工作上的看法。

 

師父:妳為什麼要約?
我:因為我不相信這個鬼會隨著我的工作上手就不見了,我一定在過去某個地方有著甚麼碼頭,我想看看。

師父點點頭。就這樣開始了…..

     我開始述說著這段時間的自己,恐懼到可以再度面對失業都無所謂,恐懼接客戶的電話,恐懼自己做的不夠好,我要自己做的好…突然間我抓到一個畫面:

     小時候有人打電話到家裡找爸爸,爸爸不在家;當爸爸回來時,我跟爸爸說有人打電話找他,他問:是誰打的?我說:我不知道。他說:妳不知道,妳是接甚麼電話的,人家打電話來沒有留下姓名、電話,妳是怎麼接電話的!馬上我被打了一個大X,我也對自己再打上一個X。原來這就是我為何常常不太想接電話打電話的原因;我怕我連個電話都不會接、不會打。

     接著馬上另外一個畫面又進來了。
     媽媽是個處女座的,她完美到連我幫忙曬衣服都要求衣架子要相同的方向,衣服與褲子的順序要分開,我覺得幫忙曬衣服真是件苦差事,覺得自己連曬衣服的家事都做不好。

     又有畫面了…
     我是老大,我被父親加了好多身為老大要有的標準在身上,我覺得我好難做到父親的要求,我覺得我怎麼做都達不到….

     說到這裡,我已經用掉好幾張面紙了,但是不知怎麼我竟然是微笑著。

師父說:妳寫下那些事情是“我做的不夠好的”

     我開始覺得呼吸不到空氣了,發現自己的胸部吸不進空氣,胃部整個卡住,我腦袋一片空白,我想不起來哪些事情我做的不夠好,我站起來試著深呼吸,天阿!我第一次有這麼可怕的感覺,越是想要用力深呼吸,反而吸不到空氣。
師父要我先放鬆一下,坐下來,我提起筆先寫下標題‘我做得不夠好’
    

    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右手幾乎沒有力氣了,這個感覺我有過,那是無力面對某個負面情緒的自己。邊擦眼淚邊深呼吸,我要寫…

我覺得我不會是個好女朋友
我就是作不到爸爸的要求
我就是不是個好女兒
我就是連電話都不會接
….
我就是連當個壞學生都做不到
寫到這個的時候,我搖搖頭的笑了。

     接著師父要我將這些後面的情緒寫出來,我…我的胃一陣緊縮,我看著這些文字,我說:我一片空白,我連接不到感覺…

 

     師父笑笑的說:好!那改個題目,妳寫那些是你做得很好的。
     我寧可回去想第一個問題> = <

     當我再仔細看看這些文字,我不夠好,我….都是在‘自責’。

     師父點點頭說:你的標題就是自責阿。

 

     妳在想想自責後面的感覺,….
     再仔細看看看自己寫下的文字,連接到了自責….突然間我看到鬼出現了…我說:我覺得我好爛!師父問:這讓妳聯想到甚麼畫面?
     我幾乎說不出口,就是那件事情,在那個我很小時候發生的事情。原來我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深深的責罵著自己。

 

     師父:妳可以過去陪她嗎?現在的妳有力量去陪她嗎?
     我點點頭,我在她的左邊坐下來,我和那年的我看的見彼此卻觸摸不到,應該是我不想靠近她吧!小小的我呆呆的,我看著不太有表情的小小我,師父的指令我不太有聽進去,我想是我卡住了。我一點都無法接受當時的自己….
     師父說:妳要不要過去安慰她、陪著她?我根本動不了,整個人都是卡住的,我不要過去。
     師父說:社會道德價值將妳整個人給框住了,妳還要用這樣的道德價值去罵自己嗎?

 

     突然我聽到師父說:妳想想看妳抓住這個不接受的自己,有甚麼好處?
     我停止所有的眼淚,笑了。哈哈我可以在我的不完美中繼續自責。當場我就醒了!

 

     我以為結束了,師父讓我閉上眼睛跟自己的身體在一起休息一下,還有一個東西要做。

     閉上眼睛,請爸爸到妳眼前,妳還會對爸爸生氣嗎?我搖搖頭。看著爸爸,我知道了,那不是對我的生氣,那是他對自己中年不得志的氣無處發洩,我只是剛好變成他的出氣筒,所以我知道那不是他對我的要求。

     那再請妳母親到面前,看著妳母親….我知道了,那不是母親對我的完美要求,那是她對自己的,她對自己有著完美要求,她對自己達不到的自責,我接收了。
     我對媽說:妳一輩子要自己當個好女兒,嫁了人要當個好媳婦、好媽媽,不停的不停的做,生病了這些妳都做不到了,所以妳離開了。我好心疼妳阿!沒有做過一天自己,一直都在作別人眼中的角色,我心疼心疼阿!

     師父提醒我:其實也是妳父親與母親的兩股力量成為今天的妳,那不全然都是負面的,妳父親對你的訓練,妳母親的自我要求,很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
     我點點頭,我懂的!
     到這裡總算是結束了今天的一對一。

     師父對我說:妳連不完美都要求完美!
     哈!這句話真是今天最佳的註腳。發現今天的整個過程好像他敲敲門然後就開了門,然後再敲敲門,門就又開了…這是過去沒有過的經驗。

     很快的看到那個害怕的碼頭,認定自己永遠做不好,所以害怕去做任何事情。這似乎也對應到我對於未知恐懼,我要自己做好,但是我背著的是‘我就是不夠好’的十字架。我恐懼害怕去做任何事情,不管做好與做不好我都是‘自責’。我就是不接受任何的答案。

     當我寫下這段記錄的過程中,也是第一次感覺自己的身體的胃、及左邊的腎都有種緊縮的不舒服。那段我最不願意去看到的過去,即使在我記錄的過程中,我還是明顯的感覺到我不接受它。不過我很清楚它已經從我的記憶底層慢慢浮上來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發佈者資料
sunnydoll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高級會員 註冊時間:2009-10-10 10:10 最後登錄:2009-10-25 21:10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