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內在旅程 > 一對一 >

回到失去幸福的那一場景

時間:2007-04-21 10:54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相同的畫面在不同的情緒下看到竟然是呈現完全獨立不同的情緒。第一次看到這個畫面時我是”非常憤怒,爸爸不愛我了”,我很生氣那個小小孩,幫著爸爸背叛母親;這次看到情緒是” 沒了
  

2007/4/18 地點:台北公館 葉子咖啡

     懷著非常忐忑不安的心我走進咖啡廳,人不是很多,第一眼沒有見到師父,是要說鬆了一口氣還是嚇一跳呢?再仔細一看他在最裡面,有點不知所措的笑了笑,在他對面的椅子坐下,氣氛有點小尷尬,他說:先吃完午餐再開始吧!我點點頭說好。


     邊吃午餐培果,還是緊張,剩下一半培果決定包起來晚點再吃,先拿出記事本,將這幾天寫下的東西再看一遍,等著師父慢慢吃他的午餐。


     他吃完了,拿出記事本,說開始;我點點頭,但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說甚麼,還是決定先從自己決定要作這次一對一的那時間開始,



07/4/11下午5:00
     曾經你問我現在的Líly還有什麼?來能作些甚麼?說真的我腦袋一片空白,我真的想不出來,即使在別人眼中我可以作很多事情,但是那些事情我卻一一否認。
     我的恐懼讓我甚麼事情都在害怕,當我那天說出:”我來我是誰我都不知道了”的時候,才驚覺過去12年,不,我這輩子靠著讀書、工作幫我建立起來的那點岌岌可危的信心竟然在短短的三個月內全然瓦解….連灰都不見了,當一個人沒有自信心,作任何事情都無法給自己”我可以”三個字的時候,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這個人該怎麼辦?該如何去面對生命的無意義?


     我接著說了早上在游泳時候及在過來路上的覺察:
     你是我內在渴望的爸爸形象,懂我、疼我,當那天你說你是故意的時候,我真的很受傷,像是被甩了一個耳光,所以我不停的想我那裡作錯,偏偏你是我這段時間最依靠的心靈導師,我跟我的心靈導師吵架,我的浮木不見了,我該怎麼辦?我是不是該趕快去找下一個浮木?
我知道惹我在意的人生氣,是我一直以來的某種模式,所以對你我一直很小心不要自己犯錯,怎知道還是發生了。所以我非常自責,我不停的想我到底那裡作錯了?


想了一下:
    

     我還是決定要看為何我的自信心全都沒了

     回頭看自己這四個月來的狀況沒了自信心→ 覺得很悲哀→ 讓我完全不相信任何的關心,(即使我跟大家求救,Evên說她是因為我才繼續參加讀書會,我心裡的OS卻是我不相信,當天晚上阿發在Msn上面跟我說加油,我一直哭但是我知道我的深處還是不相信)→ 我不相信有人會愛我

師父:這個不相信愛讓妳想到那個畫面?
天阿!怎麼會腦中進來的竟然是四歲的那個畫面呢!我的眼淚就宣洩而出。

師父:還是那個畫面歐!
點點頭!!

     師父問我是否曾經寫過那個事件,我搖頭,他要我將當時的事件寫出來。


     我拿出紙筆,發現自己的右手竟然無法用力,師父提醒我深呼吸,也許可以寫下任何的單字都沒有關係

四歲
幸福沒人要了
背叛
我在外公外婆家本來是個天真無暇的小女孩,外公、外婆阿姨很疼愛,爸帶著她用強押及打的方式將我押上車子,我不停的哭鬧,但是還是被抱上車子,那時候我親愛的外公外婆在哪裡呢?
無力反抗,無力…..

 

     看著自己寫出來的文字,很累很累….

 師父:你閉上眼睛回到那個場景,上車對你的含意?
沒有幸福了!

師父:你可以去陪在小Líly旁邊嗎?先回去陪著她一起哭。回到你沒有了幸福的那一天,從那天開始你的幸福就在那天不見了,回去那天好好陪她一下。
     我靜靜的坐在她旁邊,我發現我竟然哭的比她還兇,眼淚鼻涕不停不停的出來,她只是靜靜的沒有表情,看到她這樣我更是難過,她的情緒都在那一個時刻給關閉了。

師父:妳恨妳父親嗎?我搖搖頭。
師父:妳恨那個女人嗎?我搖搖頭。
師父:妳將所有的氣都回到自己身上,妳一直在背叛你自己,然後又氣自己背叛。
      我繼續陪著小Líly,直到她轉身看我,她終於看到我了,我牽著她的手;(師父:妳帶著她回到妳幸福的時刻,想想妳幸福的畫面

      努力的回想我曾經感覺到幸福的記憶;六阿姨帶我去”阿蓮”買一件可愛的小衣裳,我穿上那可愛的小衣裳,這是我僅有的幸福記憶,我笑得好開心,外公外婆很疼我的畫面,就再也沒有別的畫面了。

師父:妳現在可以帶著她去看看妳的這一輩子
     我牽著她的手,看到孤孤單單在幼稚園的我、孤單走在回家鄉間小路上的小學生、唸國中也是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搭著公車,然後就是最近一個人孤單去散步,所有的場景全都是自己一個人孤單的身影,好心疼那個孤孤單單的我。

師父:妳一直都站在父親的這邊去承接他的背叛、他的錯,妳想像將自己從站父親這邊移到母親那邊。(我走不過去,好難)請妳外公外婆站在妳母親後面,給妳母親力量。跟你父親敬禮,將他的還給他。
     費了好大的力量,才讓自己從父親這邊站到母親這邊來,站到母親這邊來讓我不是很舒服,這個時候開始頭開始暈了,

     我仔細的想了許多與父親相關的片段竟然都是他打我的片段,小時候可能是因為作錯事情被拿著衣架子打到瘀血,至於跟母親的片段我竟然都想不起了,怎麼會這樣呢?我都想不起來小小時候的我是如何與母親相處的。

師父:說到愛,妳會想到哪些畫面,試著把那些畫面抓進來,重新感受愛的感覺。
     我想到淇淇的媽媽將他抱在懷中;我同學與她先生手牽手坐在關山的一家咖啡廳看著日落的畫面;有一次在阿里山遇見一對老夫妻看到他們手牽手;在西藏的時候學姐因為我高山症發作一整夜都在擔心我,怕我半夜沒了呼吸及他幫我捲起褲腳的畫面。

師父:現在你要把”我還能作甚麼?”換成”我要做甚麼?”
     我雖然還是不知道我要做甚麼,但是對照一開始提到”我還能作甚麼?”時候的無力感,現在覺得有力量也穩了一些,即使在這個當下我仍舊不確定我可以作些甚麼,但是,我有力量去找了。期待這個力量可以持續久一點點阿。

     依舊在頭暈中,終於師父放了我,讓我休息了。

     這樣我結束了這一次的一對一,睜開眼睛,雖然哭紅了眼睛,卻覺得舒服多了,找到了我沒有自信的某個碼頭(實在不確定這是不是唯一的),令我驚訝的是原來我那個潛意識背叛的行為竟然源自那個畫面,我雖然看到了背叛,卻也將它內化到我的模式中。

     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我一開始是想要找我沒有自信心的碼頭,找著找著竟然是我沒了幸福、不相信愛的那一天。看到那一天的小小我,她的情緒從那天就封閉了,她無力承受只有關閉,看到那個沒有表情的小小我這次沒有了生氣,只有心疼與不捨了。


     相同的畫面在不同的情緒下看到竟然是呈現完全獨立不同的情緒。第一次看到這個畫面時我是”非常憤怒,爸爸不愛我了”,我很生氣那個小小孩,幫著爸爸背叛母親;這次看到情緒是” 沒了幸福、不相信有人愛我”無力感,對於小小孩已經是心疼了,這樣完全不一樣的情緒真的是很有意思的發現。


留言

午安^^
最近在空閒之餘 開始看生命花園
突然回想起 再讀書會的某個片段
閃過照顧與關懷這兩個感覺
過去 我總是用照顧的心情 再看身邊周遭的朋友
想起那次讀書會的片斷的時候
突然覺得 照顧 好像有點"沒力" 我用的詞^^"
不僅是對方 或是我自己 好像都會無力

或許 我又經由你撿到一個寶喔^^
這次我想說的不是加油

而是 我們大家一起加油!!

發表人: ChênFá | 西元2007年04月21日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佈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發佈者資料
sunnydoll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高級會員 註冊時間:2009-10-10 10:10 最後登錄:2010-07-07 22:07
推薦內容